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hao58123小鱼儿玄机 > 正文

www.88hm.com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

发表时间: 2019-10-08

  武大教授唐世君不知道二次元世界,更不了解耽美。在他将近三十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小心地维护一个知识分子的体面。但由于一次耽美圈的举报风波,他的生活就像一件易碎的瓷器,跌落、破碎。

  在网上,两个耽美作者互相指控对方抄袭,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骂战。一个是他女儿,一个是他院系的学生。矛盾从线上蔓延到线下,直到他女儿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捕。

  唐世君是武汉大学经管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本科到博士都开设课堂。在学术圈,他顺风顺水:16岁进入武大读本科后,再没离开过武大,从助教做到博导、系主任。他是注册审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曾担任至少4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他的人生顺遂、风光、优渥,且受人尊重,学生们对他最多的评价是“很和善”。

  2017年12月11日,唐世君的女儿唐×被刑事拘留。26岁的她是一名设计专业在读研究生,也是一名耽美小说作者,笔名“深海先生”,写过包括《德萨罗人鱼》在内的多本耽美小说。在耽美圈,她能排到50名左右,这意味着她掌握着头部的影响力,“烨风迟”则是一个耽美圈的生手,不温不火。事发之前,深海与“烨风迟”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骂战,互相指控对方抄袭。

  矛盾从线上被引到线下。“烨风迟”在微博上称,会将深海送进牢里,要她知道“什么叫王法”。她说到做到:寻找深海的弱点,盯住“个人志”。直到最后,因为私自通过淘宝店家印刷并出售自己的小说(称为“个人志”),深海被举报,被捕。

  唐世君清楚地记得女儿出事那一天。警察告诉他们,深海涉嫌“非法经营”,她的小说可能有淫秽色情,要拿去鉴定。平安武汉后来发了一条微博,称逮捕了名为“某某先生”的低俗小说女作者,很快就有人猜到是深海。整个耽美圈都被震惊了。天一案后,深海是第二个被捕的耽美作者,也是第一例因“非法经营罪”被拘留的作者(天一案的罪名为“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

  唐世君懊悔对女儿的写作没有关注和了解,懊悔在这次举报的前期纷争中,错误地干预。他不断自责,认为自己不该介入二次元的事情。作为一个大学教授,他是不是跨越了界限?哪怕只是过问。

  2017年,当“烨风迟”的又一篇小说被举报并被判定抄袭时,她开始怀疑是深海搞的,于是反过来举报深海,说她的小说抄袭纳博科夫的《洛丽塔》。还指她的小说淫秽、恋童。

  一开始,“烨风迟”不承认是自己举报的。在网上、微博上,她有很多个身份,马甲,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所有发言都罩着一团烟雾:为了把这些网上的隐形人弄清楚,深海费了很大功夫。查找蛛丝马迹、IP地址、发言习惯。

  对于这次耽美圈的举报,深海的朋友、耽美作者李倩文印象深刻。他们在一个9人群里投入“战斗”:下载《洛丽塔》原文比对,搜集“反击”证据。搞了两天两夜,他们发现,被指控抄袭的那段文本,对照的“原文”并不是纳博科夫的,而是举报者刻意伪造的。网站最后判定深海是清白的。

  但双方的谩骂还在继续。很多个网络ID向深海倾泻仇恨。深海向父亲展示了一些网络截图后来唐世君把这些图放在自己电脑上,取名“烨风迟”。作为一个父亲,唐世君认为,这只是孩子间“闹意见”,“争执、小矛盾”。

  在所有人眼中,这不过是一场二次元世界里的风暴,一次耽美圈酒杯中的风波。有谁会在意两个女生在网上掐架呢?唐世君像大多数父亲那样他不理解女儿的世界,不理解二次元上的争吵。

  一个巧合出现了。唐世君后来反复想,如果没有这个巧合,事情可能就这样结束了:网上的归网上,现实的归现实。但这个巧合,就像是戏剧中的机械降神:“烨风迟”是他所在的经管院的研究生。

  先是深海的微博泄露了一些自己的信息,他们家在珞珈山附近:网红小狐狸、艺术、493333开马芳疗师推荐初春精油18种保健美容组合在武大前面的创意城健身。围绕这些信息,“烨风迟”开始猜测深海是武大艺术系的。

  2017年4月19日,那些ID动员起来。“经管院的妹子可是很好哄的,你只要好好解释就可以你再这种态度,艺术系可是不干的,她们没有这种不停回避的校友。”“先送你一份艺术系百人观光打卡怎么样?”“最后一遍,删博。不然你会发现,什么叫真正的亲友团。”

  深海感觉自己的隐私正在暴露。她不知道敌人是谁,在什么地方,经管院的?那是她父亲工作的地方。“烨风迟”也开始找“艺术系的师兄”打探,发现深海不是艺术系的。双方都开始猜测、试探、排除、判断。

  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一个人好像也没那么难。写耽美小说的人不多通过学生、老师,深海找到一个叫罗×的武大学生,后来发现不是。线索逐渐汇拢、聚集,开始指向经管院一个叫冷××的女生。

  唐世君开始介入了。事情不能再这样升级。一天,他在楼梯口遇到冷××的导师杨晋,把事情跟他说了,希望他出面劝劝。杨晋与唐世君相识多年,是老朋友,两家经常一起出去旅游,关系很好。

  一开始,杨晋被“搞蒙了”。他先是接到冷××的电话,说她惹怒了一个诈骗集团,知道他是她导师,可能会对他人身攻击。他觉得很好笑,“你惹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直到唐世君找到他,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关于劝的含义,唐世君是这么理解的:就是要双方和好,不要再继续闹了。他不觉得自己是要动用老师的权力。他和杨晋商量,要冷处理,避免刺激她。“这个学生好像真实身份被暴露出来,她觉得害怕。”

  “烨风迟”确实害怕了。一个大学女生,突然发现自己死对头的父亲,竟然是学院里的教授、博导。无论如何,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她认为,深海混淆了二次元和三次元,介入现实世界来对付她。

  在耽美圈的不少人眼中,是“烨风迟”混淆了界限。他们把耽美看成是二次元世界的事,不让人在三次元陷入困境,这是底线。但是“烨风迟”为了报复深海,打破了这个界限,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杨晋充当协调的角色。他打电话问她,是不是烨风迟?她否认了。这个电话被解读成威胁。在微博上,“烨风迟”对深海说:“你让×老师出面来骚扰并威胁我,真是一个聪明做法,www.88hm.com,我一下就知道你是谁了。”

  她叫深海“唐小姐”。在一篇名为“原委”的文章中,她语言特别激烈:高中初中老师可以给学生穿小鞋,但是大学不一样,“大学尤其是985,战战兢兢不是学生而是老师,论文篇数不够,要倒霉;学生投诉,要倒霉,尤其现在反腐查得严,多买一支笔都要倒霉的。”

  2017年8月1日。微博“尽管放马过来,你会发现,我能给你兑现那个诺言:让你跟你爸在×大因恋童、色情而名声大噪。”

  很快,一封举报的邮件发到学院纪委副书记的邮箱中,这次举报的对象是唐世君。

  引信是他亲自点燃的:2017年6月28日,“烨风迟”发了微博,是关于《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评论,提到女学生被性侵的事。“这些情节甚至台词,那本书里全部都有写,看得人触目惊心。”深海看到了,觉得是暗示她的小说有恋童情节,就截图发给唐世君,唐世君发给杨晋,杨晋又转给冷××。通过这样一个链条,看起来好像是一次施压。

  2017年7月上旬,唐世君接到副书记的电话,催促他“赶紧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二十多分钟后,他推开副书记办公室的门,看到杨晋和另一位分管学生工作的老师也在场。

  从唐世君的角度讲,这是一场误会。“我们会对你采取什么行动?你一个学生。”他感觉这件事透着好笑。“我根本不认识冷××本人,不知道她的电话、微信和具体地址,没有跟她有过任何方式的接触。”唐世君反复辩解,他甚至从来没见过她。

  他回忆,主管研究生的辅导员曾找冷××问过话,“唐老师不认识你,他怎么性骚扰你呢?”

  “她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导师杨晋评价他的学生,他极力想把她从记忆中抹掉。在这次举报中,没见到任何证据,“说的是子虚乌有的事,绝对不可能的”。从老师们的角度,他们怕出事,仍然是那个逻辑保护自己的学生,事情不要闹大。何况,她马上毕业了,怕她走极端。

  万一学生出事,哪个学校脱得了干系?处理学生问题时,这种惯性的思考又出现了。唐世君后来觉得,他对举报他性骚扰这件事太宽容了,仿佛拿她没办法。当时的共识是,大家各退一步,不要再升级了。唐世君去劝他女儿,杨晋去劝冷××。

  一天,开车回家的路上,杨晋给冷××打了一个电线分钟,从上车一直聊到下车,聊到手机发烫。

  她对三次元的现实世界很警惕。2019年3月5日,我们也拨通了那个电话“请问是冷××吗?”对方停顿了一下:“不是。”接着又说,“你是谁啊,你找她干什么,你为什么找她,你报一下身份证号,我帮你查一下。”

  “你为什么要帮我查,怎么帮我查?”我很吃惊。她没有再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杨晋在心里面想,“烨风迟是一个魂吗?怎么可能呢?”他告诉她,这样做在法律上有风险。他要求她删掉微博,撤回举报信。要么,“到时候毕业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杨晋是个经济学者,大学教授,不想卷入与学术无关的事情。那段时间,他被夹在中间,感觉自己很尴尬。两边相互攻击的事情太多了。深海准备发律师函。冷××跑到他这里哭,说遭到了威胁,对头“甚至知道我在哪个宿舍”。他还接到冷××父亲的电话,说要搞唐世君。杨晋劝他千万别这样做,因为这样,性质就发生变化了。

  大概从8月开始,“烨风迟”清空了自己的微博。老师们以为事情结束了。又一个到此为止。唐世君给杨晋说了一句:“他们都撤了,都删了。”杨晋觉得“这个事情总算安稳了,消停了”。